Silly_Auntie

新年一把刀

       虽然本着台风去写,可是其实并没有什么西皮。本来想着不写四合院梗不算萌过台风,可是最后没有台风只剩下了个四合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......


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小碗儿住在四合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那几年大伙条件都不好,不过她同一般的孩子没两样,和她的父母一样精于苦中作乐。她还记得那时候这间四合院里头,住着三户人家,说是三户也不大准确,对门那间里只住了一位老先生。小碗儿记得自个儿管他叫王爷爷。当初自己是不大敢叫的。这老先生不常说话,生得很高,比小碗儿她爹还高些。有一回她还纳闷地扯她爹的袖子问:爹你啥时候能长得比王爷爷高。她爹把她举到肩膀上坐着,乐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但她歪着脑袋还想去看看,那边的老先生回头看她了,又把她给吓坏了,赶紧抱紧她爹的脑袋进到屋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胡同里一群差不多大的孩子,以小六年纪最大,是这一片的孩子王。小碗儿刚搬来,倚在门口看着那些孩儿在胡同里撒丫子跑,还窜到胡同口的大槐树上,心里很是羡慕。她想跟他们玩儿呢,但她快把自己的那条裙子拧坏了也不敢开口说。她娘也心疼她一个人怪可怜的,塞了热腾腾的刚出炉的红薯。小碗儿捧着还不舍得吃,小口小口地哈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瘦黑瘦的小猴闹肚子刚出茅房,提着裤腰孤零零地跟在后头,经过小碗儿身边就停住了。他抹了一把大鼻涕,咽了口吐沫。连着好几天都见这小姑娘倚在门口看他们玩儿呢,他心里倍儿清楚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跟我们玩儿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碗儿颤生生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把红薯给我吃。”
        小碗儿难受得不得了,她想去玩儿呢,可红薯刚拿到手上,那么香喷喷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她急得要哭,瘦猴儿等不及,就要伸出手来抢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那档口,就听见边上突然重重地发出了一记响声。瘦猴被吓得往后一跳。小碗儿扭头看,那边站着的老爷爷重重地拿拐杖敲了敲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瘦猴撒腿就跑,跑了两步才想起提裤子,跌跌绊绊得,好笑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碗儿脸上还挂着眼泪珠呢,咯咯就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晓得了,这个王爷爷,不可怕,好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不做小门神了,她跟在王爷爷的后头,做了一条小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你有不有老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呀,没有。”小碗儿接着问:“那您为啥不讨老婆?”

      老先生的圆脸蛋笑眯眯的:“没人喜欢我呀。”

      小碗儿拍拍手:“哦哦,晓得了!您不好好念书!我娘说我哥哥,不好好念书以后讨不到老婆。”

      王先生点着小碗儿的鼻子:“你娘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 小碗儿像小陀螺似的围着老先生转悠:“那您快去念书啊!还可以讨老婆!”

     不过王爷爷不老实,嘴上答应了,可又不看书,小碗儿真操心。

     “爷爷您每天这是干啥!”

     圆脸爷爷还是笑眯眯地逗她:“爷爷啊,在等日子呢。”小碗儿不太明白,就挨着爷爷在台阶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“等啥日子啊?”
      “等一个,团聚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小碗儿似懂非懂地应了,不过王爷爷很快打起精神来:“小碗儿,我给你讲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小碗儿顶喜欢听王爷爷讲故事。她爹只会给他讲西游记,不过西游记她也爱听。但王爷爷的故事里有好些打日本鬼子的英雄。她顶喜欢一个叫曼丽的姐姐。

   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她托着下巴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日本鬼子被打跑啦,曼丽就成亲啦,后来还生个小娃娃,同小碗儿一样可爱。”小碗儿高兴死啦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一个叫骑云的哥哥,特别厉害,有功夫还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您是不是英雄啊?”小碗儿眼睛里有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是。”王爷爷说话慢哟呦的,眼睛和脸蛋一样圆溜溜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鼓了嘴巴,失望极了。不过王爷爷捏捏他的脸蛋:“不过,他们呀,都是我的学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!”小碗儿又要拍手,“他们怎么不来看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呀,可不是个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碗真生气:“那您得同他们说对不起。我娘说做错了事儿就得道歉!”

王爷爷摸着那个义正严辞说着话的小脑袋,嗯嗯地应着,看起来很快活:“等到团聚的日子,我就跟他们去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还是忿忿的,王爷爷掏出一个橘子来剥了给她吃。橘子真甜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再给你讲个故事吧,也是我的学生。这回,这个叔叔叫明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个特别了不起的叔叔,学了一身本领去对付日本人。他能把自己打扮成各种各样的人,别人都认不出他。他打枪也特别好,还会武功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像孙大圣一样会七十二变吗?”小碗儿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后来,日本人把他给抓住了。这个叔叔特别勇敢,日本人怎么打他他也不说出秘密。最后他的哥哥们把他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现在啊,他的孩子都很大啰。”

     “爷爷您看您,明台叔叔也不来看您。”小碗儿嘟着嘴巴嘀咕。

      王爷爷乐了:没事啊,我去看他了嘛。他经常去河边溜达。以前就牵着他的小娃娃,现在娃娃大了,有时候也跟他一道遛弯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听累了,眯着眼睛,身子都坐不住了。王爷爷就捶捶膝盖,慢慢站起来领着她回自己家去。

      “小碗儿?”

       “哎。”

      “爷爷会猜谜,明儿个,要下雨呢。”

      小碗儿又打了一个哈欠:“好好,骗人是小狗。”


       爷爷脖子上有一道疤。好多人怕,小碗儿很得意,大人们也怕,但是我不怕。

小碗儿伸手摸了摸,爷爷疼吗?

爷爷说,不疼。

       有时候也有个穿西装的伯伯来看爷爷。小碗儿碰见过几次。这个伯伯的眼睛大大的,头发梳得光光的,油油的,和爷爷和爸爸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......?”伯伯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爷爷就说,这是邻居的姑娘,过来玩儿。

      “白白,我叫小碗儿。”小碗儿仰着脑袋说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也挺喜欢这个伯伯。因为后来他每回来,都给小碗儿捎点小东西。她有一只小铁皮盒子,里头都是攒起来的玻璃糖纸。


       这一年除夕的白天,小碗儿没去王爷爷那儿捣乱。她在厨房里上窜下跳,美其名曰帮忙得捣乱。不过到了天黑,北京城里噼里啪啦响起了鞭炮,闪起了烟花的时候,热腾腾的年夜饭就摆好了。这一回,她娘做了两份八宝饭。都是香喷喷的糯米饭,里头裹着细细的豆沙和猪油,外头嵌着红绿丝、大蜜枣,倒扣在瓷碗里。小碗儿有大任务,捧着糯米饭,穿过院子,去给爷爷吃。

       她心里高兴极了,步子也加快了,她要跟爷爷说,这上面哪颗蜜枣是自己摆的。她边走还边叫着爷爷,临到门口了,爷爷的门吱嘎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绊在了门槛上,瓷碗儿脱了手,糯米饭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大眼睛扑扇了两下,小姑娘咧开嘴就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有人就把她给抱起来了,掏出手绢给她擦眼泪。爷爷的手像树皮似的。

      “伤着啦吗?摔着哪儿啦?”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只是哭,糯米饭摔在地上,她等了一个下午呢。

       “爷爷没法吃了。”她抽抽搭搭的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王爷爷说,怎么不能吃啦。

      小碗儿指着地上:“地上脏。”

      王爷爷一手揽着他,腾出一只手去够掉在地上的糯米饭。捡起来,剥掉了粘灰的一面,凑到嘴边咬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香!”

      小碗儿破涕为笑,也凑过去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外头真热闹啊,烟火把天空照得像白天似的。可小碗儿觉得站在这儿可真安静。好像外头再亮堂也照不到爷爷的屋里,那里黑洞洞的,只在桌上亮了一盏黄黄的煤油灯。好像所有高兴的声音到这儿都不见了,这里的黑暗吃掉了它们。小碗儿吃了糯米饭,嘴里甜甜的。大家都很高兴,可无端的,小碗儿倏然难过了起来。她还太小,还弄不明白。可她后来长大了,总也忘不了这一天夜里。爷爷轻轻地推着她的背,笑眯眯地要她回去。她穿过那片黑暗,向着家里暖洋洋热热闹闹的光亮里去。她回头看爷爷,想不起他的表情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小碗儿上学了。她再也没有听王爷爷讲过故事。开春的时候,爷爷摔了一跤。爷爷的腿脚本来就不好,他说这是老毛病啦。好心人送他回来,说是在河边碰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小碗儿去看了爷爷,爷爷说,我的故事全都讲给你听啰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对门就不再有人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碗儿不知道的是,爷爷临走之前,那个好心的白白来了。老先生弥留之际,嘴里只有两个字,明、台......那个白白握着他的手,在他耳边说着:好着呢,您放心。

      小碗儿知道的事情是,她和瘦猴儿一起上学,可她一点儿也不怕他了。虽然她连王爷爷的名字也不晓得,可她记着他,总能想起他来。想起他笑眯眯的脸,想起他敲出的笃笃的那两下拐杖的声音,还有想起他故事里的所有英雄们。

end

评论(38)

热度(74)